Author Archives: marcolee00522

让我听听你呻吟 (P1)
让我听听你呻吟 (P1)

拖着疲惫的身躯前往机场,梁山拿出手机叫车。 国际机场距离内城有近一个小时的车程,等她倒在床上的时候,已经是凌晨三点了。 但庆幸的是,公司知道她出差比较辛苦,所以给了她一天的休息时间。 凌晨三点是敏感时间,虽然她的身体已经极度抗议,但她的大脑依然极度警觉,她需要做点什么来帮助她快速入睡。 打开微博,随意滚动屏幕,一条道歉状态就出现在眼前。 此人昵称“S”,语音频道老板,理由是为通奸和诈骗金钱道歉。 这个频道的老板凭借着低沉性感的嗓音,拥有十万粉丝关注,其中不乏热衷于买卖他磁性嗓音的清纯女学生。 看完消息吐露心声后,这个频道的主人也没有拒绝,最后养了几条鱼。 但生活中没有过不去的风,最后他还是被闺蜜在网上曝光了。 在经历了一些热点新闻和被公众拖累后,S无法忍受舆论,在微博上发表了道歉,并表示将暂时关闭频道。 对于S的私事,梁山没有兴趣,他只是失去了快乐的源泉。 这是她关注已久的频道老板,说话没有口音,标准的普通话。 她的声带低沉而沙哑,对于十几岁的声音还没有断掉的声音,她并不印象深刻,同时她也快三十了,所以喜欢低沉的声音。 她心情有些不爽,打开评论,里面全是舆论的批评。 美女就喜欢吃菜的:逃离这个圈子,真恶心。 [...]

让我替你老公照顾你 (P1)
让我替你老公照顾你 (P1)

嘹亮的烟花声响起,迎着六舅母(小夏)回家拜礼,之前的姑姑们虽然心里不高兴,但也不敢表现出来。四舅父既是达官贵人,又是富家子弟,所以姑姑们也不敢表现出来。彼此竞相讨好,谁敢得罪? 六舅母年轻貌美,据说是底层臣民的女儿,为了讨好她而嫁给她。 现在女孩都这么被人瞧不起,父母为了儿子的事业,不惜牺牲女儿的生命。 婚礼结束后,六舅妈紧张又害怕地坐在洞房里等四舅父。进房前有人给她端了一碗汤,说是大妈让她喝的,她只是十八岁,她却是六舅母的身份进来的。今晚她将要和一个和父亲同龄的男人丢掉处女身,但她能怎么办,她只能承受残酷的命运。 端起碗汤喝,不明白大舅母(恩红)今天为什么对她这么好。平日里,她很严厉。大概是因为她嫁给了四舅父,她讨好她,她才会叫他帮帮她儿子升职,事业有进步,她就偷偷派人给她送汤。 今天早上,身为新娘的她还没有吃东西,一碗汤就像是救命稻草,她毫不犹豫地一口气吃下去,殊不知阴险的大妈怕她害羞不会让四舅父高兴,就给了她加了催情药增加兴奋度,让她调情,俘获他的心。只有这样,她的儿子才能在即将到来的选举中确保自己的地位。 最小的女孩阿娜一路喘着气跑进了大舅母的房间。大舅母一个人偷偷喝酒,看到她,淡淡地骂了一句。 – 一直教过你,不知道规矩。已经说过叫先可以进来啊,或者有事就得敲门。 – 因为我太着急了。你知道吗,那个风骚的五舅母已经把舅父引回了房间。别再去六舅母的房间了。 – 别管其他人,任何有本事的人都能够取悦舅父欢心。 – 对六舅母很心疼,她很小的时候就被逼做了小妾,现在已经被抛弃了。大舅母也认识六舅母。 [...]

教授禽兽的欲望 (P12)
教授禽兽的欲望 (P12)

她的反应是这样的,姜梵的眼神看起来很害怕,然后她想把肉棒拔出来,但又吐不出来,感觉他在欺负她。 他强忍着失魂落魄的感觉,帮杨映从嘴里取出肉棒,声音嘶哑道:“你哭什么?” 杨映立即委屈地抽泣起来,道:“老师……你……太大了,我吐不出来。” 看着杨映无辜晃动的双眸,姜梵的呼吸都紧绷起来,他真想将自己坚硬滚烫的鸡巴插入她的肉穴之中,霸道地操控。 越这么想,姜梵立刻感觉自己的鸡巴胀痛得快要炸裂,他无声地吸了一口冷气,低下头,有种想把她按在地上用力顶插的冲动。可以。他擦了擦她的眼泪,问:“你有男朋友吗?” “没有。”杨映微微一愣,摇了摇头,用浓重的鼻音回答道。 闻言,姜梵喉咙发干,上下滑动,肉丸子又变大了。 杨映瞬间变成了一个好奇的孩子,她抬起手,指着兴奋地弹跳的肉棒,“又长出来了。” 说着,她伸手轻轻一戳,顿时感觉这肉棒上长满了堪比铁棍的倒刺。 于是这根粗糙、大而带刺的铁棍就插进了她的穴位,不知道这会带来一种怎样的失落感,杨映感觉自己的穴位仿佛什么都没有了,开闭的次数更加频繁。一遍又一遍,一股泉水不断从洞口涌出。 花穴又痒又难受,就像看肉棒久久憋着一样,一看到肉棒就想吃…… 姜梵本能地伸手将她抱了起来,一只手揽住了她的小腰,看着胸前像一只小兔子的她,浑身又痒又酸,猴子滚了好几圈。手掌似乎感受到了少妇身上的湿气,因此也增强了力量。 一阵阵麻木的电流穿过薄薄的衣裙,钻进了杨映的体内,她忍不住扭动着小腰,嘴里发出一声轻柔的呻吟,“哦~哦”,然后用乳房支撑着她。揉着姜梵的身体,她的小脸红了,委屈地抽泣着说:“教授,我,人家……人家好像尿在裤子里了。” 一双硕大无比、柔软无比的阴户摩擦着她的身体,姜梵听到她的话,整个人都绷紧了,他有些愕然,然后因为这可爱的话语而微微翘起嘴角,笑了起来。 “是吗,让教授检查一下。” [...]

教授禽兽的欲望 (P11)
教授禽兽的欲望 (P11)

调整好心态,努力压下自己想吃大鸡巴的念头和冲动后,杨映一副受惊、惊慌的样子连忙道歉,改变了主意,抬起眼睛,疯狂的双手双脚看着姜梵:“对不起姜教授,我站不起来,我不是故意的,我… ” “没问题”。姜梵生怕吓到杨映,他闭上眼睛,调整着混乱而有些粗重的呼吸,努力压下紧张的鸡巴尖部的胀痛感,高高地抬起头,仿佛快要爆发了,冷静下来。说道:“你先站起来。” 杨映没想到这个男人的专注力这么好,如果不是之前他没有一根大而高的竖立的红紫色棍子,如果告诉她他是一个普通的男人,她都不会相信。他说他可能有一些隐疾。 好吧……杨映已经调整好了自己的情绪,她连连点头,然后疯狂地用胳膊和腿支撑着自己的身体。 只是地实在是太滑了,她的话还没说完,身体才站起来一半,又滑倒了,身体栽倒在了姜梵的身上。 啊——杨映本能的张了张嘴,发出惊恐的尖叫,下一秒,那坚固的巨人仿佛破碎了一般,立刻抬起头,笔直的扎进了她的嘴里,龟头尖软嫩的,直插进了她的喉咙里,泪水立刻剧烈的流了出来。 而她的小嘴也被姜教授又厚又硬的肉棒给肿肿了。 虽然这确实是出乎意料,但如果已经到了嘴里,还没吃就吐出来,那就太可惜了。 杨映一脸委屈,放声大哭,假装是一个淫欲被从嘴里偷走的女孩,本能地用舌尖捂住龟头,仿佛在努力呼吸还故意咽了一口口水,困难地下来喘口气 与此同时,她的手抓住了坚硬滚烫的鸡巴,乍一看像是在把肉棒从嘴里拔出来,但实际上却是在身体上下移动,让男人的龟头变得敏感起来。从他的杆子到他的整个身体,他都能找到快感。 姜梵感觉一股持续不断的麻木的快感从龟头滚滚到全身,清爽得让他的身体都在颤抖,忍不住叫了一声:“啊~” 杨映必须懂得停下一两次,不然的话,她再继续下去,就是故意的,只要不是所有白痴都知道她的意图,别说逻辑,他们一定会猜到别人的感受。 对他来说,有一点点快感就足够了。 这种事情就像挠痒痒的身体,挠几下,然后耐心地等待它消退。 [...]

教授禽兽的欲望 (P10)
教授禽兽的欲望 (P10)

杨映愁眉苦脸地皱起眉头,出于习惯,她伸手按了前面的按钮,打开了空调,但按了几下却没有任何反应,她本能地抬头看了一眼。 原来插座不是设在低处,而是挂在高处,这是她一米六的身高所达不到的。 心里顿时一喜,机会来了! 杨映立即向客厅喊道:“姜教授,能帮我一个忙吗?” 姜梵闻声走了过来,此时他腰上的毛巾还没有解开,皱眉问道:“怎么了?” 杨映一脸无奈,指着油烟的电源插座,道:“我够不着,能不能请姜教授帮忙一下?” 姜梵顺着她手指的方向看了一眼,点点头“好”,就向杨映走去。 杨映之前就看到过地上有一滩小水,看着他一步步朝自己走来,她的心都飞上天了。 见他又靠近了一步,她故意假装遇到了“意外”,故意抬起脚往旁边挪了挪,这个动作看起来像是正常的反应,以帮助她和他保持距离。 只是她传送到的地方是一个小水坑,结果两人就踏进了那个小水坑里。杨映早有准备,控制着身体向前摔倒,而姜梵却没有准备好,脚下一滑,想要往后倒去。 惊慌之中,杨映趁机抓住了姜梵的毛巾,想要将其拉下,给人的感觉完全是本能的条件反射。 下一秒,两人同时倒地,杨映的嘴正好抵在了姜梵的鸡巴上。 杨映眨了眨眼睛,她很想趁这个机会击倒姜梵,但她怎么也想不到竟然会发生这样的事,一时也愣住了。 感受着姜教授肉棒外面光滑如棉的嘴唇,眨眼间她就看到了这根热棒的极快速度,她还没来得及反应,那根肉棒。如同一头沉睡的野兽,眨眼之间,他就醒了过来,“嘭”的一声从嘴里放了出来。 那根又粗又大又顽固的肉棒就这样出现在我的眼前,和三年前的画面极其巧合。 [...]

孩子会让妈妈高潮 (P4)
孩子会让妈妈高潮 (P4)

劫匪抱住了她,手臂坚硬如铁,两个人的身体如胶似漆的粘在了一起,劫匪将她抱得紧紧的,他的胸膛在她的双乳上压来蹭去,让她浑身瑟瑟发抖。阿香试图在她的脑海中想象强盗是个失败者,他强奸了她,但同时她却极度兴奋,她的整个身体,尤其是她的乳房和阴户内部,不断地兴奋,即使她想反抗,她不行,她浑身僵硬,猛地抽搐了几下,感觉自己飞上了在云中……随后,那些家伙轮流强奸了她近十几次,阿香已经筋疲力尽,昏迷不醒,一开始她的身体条件反射地做出了反应,但后来她越来越累了,他们疯狂地折磨着她。没有灵魂的一块肉,她再什么都不知道了。 劫匪心满意足,洗劫了所有的黄金和贵重物品后,强迫阿花跟着他们回到他们船上,扔了几罐淡水,然后割断了绳索,放了船。 男人和男孩们担心着要解开彼此。 五公五婆放声大哭,大家都过来安慰。五公哭着叫人把妻子扶进船舱。 船长还带着他的妻子。阿禄看到阿姨赤身裸体地躺在那里一动不动,他为她感到难过,他的眼睛里充满了泪水,他也为阿花感到难过。 尤其是当他第一次亲眼目睹阿花被强暴的场景时,女孩哭得像只扎猪一样。他一只手放在脖子下,另一只手放在大腿下,试图抱起阿香姨,怀里拥抱着女人的肉,她的乳房暴露在他眼前,让他感到不安和浑身滚烫。 但太重了,搬不动,他扶着她坐起来,然后搂住她的腰,慢慢地将她拉了进去。 老太太们给受害者带来了衣服。五公带来了急救用品和绷带,并让他将它们涂抹在每个人的瘀伤处。阿禄按照她的吩咐,拿了一个棉球,在红色药水中浸泡,然后翻起姑妈的衬衫和裤子,将其涂抹在她胸部、腹部和大腿下面的瘀伤和抓痕上。 他拉下裤子的松紧带,从来没有这么靠近过女人的阴部,甚至把药涂在了卷曲的阴毛旁边。两片阴唇就像两片柚子微微张开,刚刚操过的洞口都红了,她就像一个没有灵魂的人,目光呆滞,一边干活一边吞着口水,口干舌燥,浑身滚烫。 ,她裤子里的鸡巴不断变硬,他生怕别人看到。 幸好海面平静如湖水,船的引擎平稳地嘎嘎作响,惊恐过后,大家都睡着了。 当醒来时,阿香看到阿禄躺在他旁边睡得很熟。五婆也睡得像死人一样。五公去了驾驶舱。阿香感到精疲力尽,她的阴部很痛。想起自己被强奸的情景,阿香感到羞愧,她转身拥抱阿禄,抽泣起来。 她将胸口贴在他的背上,将他抱得更紧。 一种欣快的感觉,混合着安全和保护的感觉。阿香太累了,她睡着了。 船平静地航行着,两天后,太阳刚从海面升起,就到达了岛上。 [...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