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uthor Archives: marcolee00522

保姆 (P3)
保姆 (P3)

第三章 王柔在一旁说道:“老公,让她试一次,也许她能行。” 听后,杨仙心里想:“是的,你能让我尝试一次吗?”想到这里,杨仙的小穴开始有些湿润了。奇峰对王柔说:“这是给你请个保姆,你喜欢就换,不喜欢就换。” 王柔点点头,对杨仙说:“明天你来我家,我告诉你具体的工作。”杨仙听了,点点头:“是的,姐姐。” 唐天看着两人远去的背影,勾唇一笑。这女人太容易糊弄了,只怕就算她老公有外遇,她也什么都不知道。 这男主的底子也不算太差,如果能勾结她,那可真是爽啊。这么想着,那个小洞似乎有点湿了。我心里痒痒的,就像被猫抓了一样,真想让他这样对我。 别着急,未来还很长!随后,杨仙去了洗手间,换了衬衫和裤子,换上裙子,打算坐公交车回家。等了半个小时后,杨仙终于赶上了巴士,但由于是下班时间,所以巴士上挤满了人。 杨仙挤了几步,站在角落里,背上和胸前都挤满了人 她穿着的裙子很薄,随着公交车晃动着,乳头不停地摩擦着她的前背,似近又远,乳头立刻就硬了。 好痒……杨仙的呼吸变得更加急促,感觉自己的小穴已经湿漉漉的,想要有人过来用力抚摸她的乳头,舔舐坚硬的乳头,然后疯狂地在她的小穴里插进插出。 杨仙越是想要,她的全身就越是躁动,穴道里的水也就越多。身体轻轻前移,用胸口抵住了前面人的后背。 车子行驶时,时而轻柔,时而强烈,摩擦发出轻微的呜呜声。此刻的杨仙无视了面前人的反应,只想着做点什么来减轻自己燥热的感觉。 这时,一只手悄悄摸到了杨仙的屁股上,先是轻轻抚摸,然后捏捏。从下面慢慢地将手伸入裙子,远离内衣,并在靠近阴道的区域摩擦。 用手按压阴道,不断地爱抚和摩擦。两根手指抓住花芯,用力一捏,继续揉捏,另一只手慢慢盖住左胸,杨仙全身舒服得颤抖起来。 正当他要转身的时候,他的后背贴着一个男人的胸口,臀部也贴着一根滚烫的棍子。男子用两根手指抓住乳头,用力拉扯。 [...]

保姆 (P2)
保姆 (P2)

第二章 第二天早上,王努准备好早餐,打算进房间叫醒丈夫。他一转身,奇峰就抱住了他,并亲吻了他的嘴。 “老公,早饭做好了,快来吃吧。” “我今天给服务公司打了电话,让他​​们找几个保姆给你看看,你应该雇一个。”特蓬发话了。 “好吧,我找到了就过来看看。”与服务公司交谈后,奇峰给 王柔打电话:“老婆,我跟服务公司谈完了,下午你去看看有没有你喜欢的人,出去的时候小心一点,如果你愿意的话,给我打电话,我去接你。” “嗯,吃完晚饭,下午就过去。” ***吃完午饭,王柔去了女佣服务公司。“你好,我性王,我是来找保姆的,特先生今天早上就约好了。” “王小姐,您好,我们已经准备好了,请。” 公司员工给了王努一叠清单。 “王小姐,根据特先生的要求,我们为您挑选了几位符合标准的保姆,分不同年龄段,您看,您可以选一个吗?” 王柔看了一眼名单说:“我可以亲自见见他们吗?” “对的,这是可能的。”王努看着大小不一的保姆,心想“找一个年龄不太大、稳定一点、能照顾好全家人的”。 想到这里,王努正要说出自己的选择,当他要选择三十岁左右的保姆时,一个年轻的女孩先开口道:“姐姐,你好。 我叫杨仙,虽然年纪小,但在打扫卫生和照顾宝宝方面很有经验。在家里,我一个人照顾哥哥姐姐,希望你能考虑一下我”请一点点。” [...]

保姆 (P1)
保姆 (P1)

第一章 “老婆,我看你怀孕了,别做那么多事,万一引产就不好了,不然我们可以请个保姆来照顾你吗?” 齐峰拥抱着妻子,亲吻她的额头,轻声说道。 王努听到丈夫的话,摸了摸自己微凸的小腹,温柔地笑道: “是的,它们都听我说的,都说很好,请摸摸它们。” 齐峰看着妻子温柔的模样,心头一动,抱着她的手移到了她的胸前,轻轻地揉着她的左胸,舌尖舔着她的耳垂: “老婆,医生说三个月就可以了,我有点难受了,我弟弟已经硬了,你感受一下。” 说完,他拉起王努的手,塞进内衣里,抚摸着鼓鼓囊囊的袋子。 “哦,不行,我怕伤着孩子,轻点……” 尽管王柔嘴上说不用,但她的手仍然继续按摩龟头和肉,上下抚摸。你越爱抚阴茎,它就会变得越硬。 “对了……就是这样……啊啊……老婆……你真好……” 奇峰闭上眼睛,双手用力地爱抚着何如的乳房,嘴吮吸着她的乳头: “老婆,你的胸太大了,我现在手里都握不住了,那两颗红豆硬了,让我舔一下。”说完,齐峰用手将两乳靠拢,伸出舌头,不断地舔着那两个小红豆球。 “老公,下面也很痒,别光摸我的胸,小洞也要……啊……我真想念你的大肉了。” 齐枫的舌尖继续向下舔,接近那片长满毛皮的三角形土地。他的手指触到了内衣,手指上沾满了淫水,说道:“老婆,你浑身湿透了,我的手指上全是你的汁液,太调皮了!” [...]

渴望精液的医生 (P4)
渴望精液的医生 (P4)

阿玉在网上搜索,找到了一种假阳具,可以在里面泵入温水,然后在自慰时喷出温水来模拟射精,就像SAOSAOWANG.COM网站里的男人的鸡巴一样。阿玉非常兴奋,急忙订购了一只与人皮颜色相同的假鸡巴。为了自慰,阿玉用温水加热精液并将其注入假鸡巴内。阿玉尝试了开关,精液立即从假鸡巴的尖端射出,射出约10厘米,与真鸡巴的射精非常相似。 从那时起,林玉开始每天用假鸡巴自慰。 当然,林玉对精液样本进行了严格的检测,以确保不存在性病,玉玉也不会让自己怀孕。与此同时,阿玉也不忘记经常上SAOSAOWANG.COM,每当黎明不在家时,阿玉就会访问这个网页阅读性小说,她对描述阴道射精的故事特别感兴趣。 当她厌倦了读小说时,她就上SAOSAOWANG.COM网站寻找性爱片段,因为在这个网站有她想要的不同产品和主题。 前两天,阿玉观看了一段视频,其中显示丈夫和一名年轻男子与妻子发生性关系。 两个男人轮流将鸡巴插入自己的阴户和嘴里,一边呻吟一边磨蹭,场面真是淫荡。然后年轻人用力敲击,将精液射入那个丈夫的老婆的阴户内。那位年轻人男人将他的鸡巴拔出后,丈夫立即将他又大又硬的鸡巴插入妻子刚刚被其他人射精的阴户。 当老公的鸡巴敲击、推动时,老婆阴户内的乳白色精液从她的阴户边缘溢出,粘在她的阴毛上,看上去十分淫荡。 最后一幕是老公也将精液射入老婆的阴户,然后女人蹲在地板上,两个男人的精液从阴道里流出来……林玉看着电影,不自觉地将手指插入了自己的阴户,阿玉想象着两个男人的精液同时进入自己的阴户,该是多么的刺激。 第二天,林玉又订购了一只假公鸡。 那天早上,不到半个小时,两份精液样本就被拿了进来,两人的采样速度很快,仅仅十分钟左右,就有两杯精液了。 林玉收拾干净去做检测,然后拿着两杯精液很快回到房间。 首先,阿玉将两杯精液注入两个人造鸡巴,然后将一个插入她的阴户,然后用手用假鸡巴自慰,想象另一个男人正在操她的阴户。然后阿玉打开开关,假阳具中的一杯精液猛地射入她的阴户。 精液喷入阴道壁立即让阿玉很兴奋,她的阴部肌肉收缩以接受精液。 阿玉颤抖着拔出了人造鸡巴,又插入了另一个。阿玉想象着另一个男人继续操她的阴户,而她的阴部充满了另一个男人的精子。对于像阿玉这样的医生来说,这感觉是如此淫荡和放荡。然后阿玉打开开关,第二个男人的精液自发地射入她的阴户内,与前一个男人的精液混合,使的阴户收缩得更加强烈。阿玉的阴户收紧了假鸡巴。阿玉到了性高潮并尖叫着,用手敲击着椅子。 这部分暂时就到这里了。 [...]

猛操在怀孕的母亲(P3)
猛操在怀孕的母亲(P3)

但欲望之火正在猛烈燃烧,别担心。我弯下腰,把舌头伸进妈妈的嘴唇,试图穿透她的嘴。她摇摇头,拼命拒绝我的亲吻。我强迫自己把手放在她的头上,闭上嘴,但她还是试图推开我。我用另一只手按摩着母亲的乳房,勃起的阴茎紧紧地顶在母亲的阴户上。我喘着气说: “妈妈,别这样,让我开心点,我想要你 “ 听到这句话,母亲愣了片刻。仅仅是触碰了她的软肋,她的抵抗力就逐渐减弱了。 母亲强忍着嘴里的哭声: “啊……不要……不要……” 妈妈以为她会坚定地阻止我,但事实上,她的抵抗是微弱的。当妈妈张嘴说话时,我不失时机地把嘴伸了进去,吸住了妈妈的舌头。我不顾妈妈的拒绝,吻了一会儿。她的舌头似乎有些犹豫,但又似乎接受了我的舌头,并与我的舌头和谐相处。我的小弟弟不自觉地摩擦着母亲的阴蒂,她的大屁股扭动着,使我的小弟弟被迫磨擦着她温暖湿润的阴户。 亲吻了一会儿母亲的唇舌,我转向母亲两只充满乳汁的大乳房。我抚摸她的乳房良久,然后含住她的乳头吮吸起来。乳汁流出,味道微甜。母亲的乳房很大,很软,很白,我可以清楚地看到血管,动脉是红色的,静脉是蓝色的。我喜欢吮吸母亲的乳房。吮吸时,我看着母亲,只见她嘴唇颤抖,眼睛茫然地闭着。我不明白,为什么母亲在我面前慌乱而尴尬,而她的身体却表现出兴趣盎然的样子。 “不… 不要… 你… 你妈妈… 你……. 我不能 … [...]

猛操在怀孕的母亲(P2)
猛操在怀孕的母亲(P2)

妈妈的身体立刻剧烈地颤抖起来,屁股也皱了起来。看到这一幕,我清楚地知道,她非常快乐。我从门缝里偷看,伸手到胯下撸了撸鸡巴,男孩的顶端已经渗出了润滑剂。我努力忍住不射精,紧紧攥住勃起的阴茎,以免错过这场表演,而这场表演的女主角就是我一直深爱的母亲! “啊…啊…太…” 母亲的手似乎握住了什么东西。在剧烈颤抖之后,母亲一定达到了高潮。我看到很多液体流了出来,打湿了她的手。妈妈躺在床上颤抖了一会儿,然后她把双腿弯曲起来,压在她又大又圆的孕肚上。妈妈肥大的阴部看起来是那么的粗俗,她的阴毛像一堆杂草一样又密又长。妈妈的肉缝又长又粉。妈妈把手指伸下来,在两条肉缝之间划了划,然后又摸了摸浅褐色皱巴巴的屁眼。当妈妈把手指伸进屁眼时,她大声抽泣起来。妈妈的手指进出得越来越快,身体不停地扭动着。 我实在受不了了,就把气射了出去,身体踉跄了一下,手重重地撞在门上,放声大哭起来。 “有事吗?” 母亲喊了一声,还在迷迷糊糊中,仿佛在梦中。我像疯了一样,迅速冲进母亲的房间,大声喊道: “妈……” 妈妈醒了,明白了现实世界发生了什么。妈妈害羞地拉过被子盖在身上。 “出去……快出去……” 看到孩子突然的渴望,妈妈只能这样说。我慢慢地坐在妈妈的床上说: “妈妈!我什么都看到了,我真为你难过……你太孤独了。” 妈妈躲在被子里,颤抖着对我说: “你都看到了……我求你了……” 妈妈似乎快要哭出来了,带着哀求的语气。我拉开被子,露出了妈妈的乳房,然后用手轻轻地抚摸着妈妈的乳房,妈妈害羞得好像想找个地洞钻进去。慢慢拉开被子,母亲赤裸的身体渐渐出现在我的眼前。最大的亮点是她高高隆起的孕肚,圆滚滚的。 “妈妈……” [...]

猛操在怀孕的母亲(P1)
猛操在怀孕的母亲(P1)

那天晚上,父亲醉醺醺地回到家,我只好帮着母亲把他搀扶到门外,因为母亲怀孕了,挺着个大肚子,所以她只帮着把父亲扶到一边,引导父亲进屋。在这个过程中,因为母亲离我很近,我能闻到她身上的香味,她的右乳紧贴着我的手臂,在我的手臂上摩擦。虽然隔着一层睡衣,但我清晰地感觉到母亲的乳房因为充满了脂肪乳而显得非常有弹性,鼓鼓的。 这种刺激意外地让我的小弟弟挺立了起来。我大胆地调整手腕,将手背对准爸爸的身体,手掌则按在妈妈的乳房上。妈妈的脸涨得通红,她可能知道我偷偷摸了她的乳房,手不小心碰到了我的裤裆。 把爸爸放到客厅的台子上后,累得满头大汗的妈妈突然看了我一眼,吓了我一跳,我赶紧道歉,溜去洗澡了。冷静下来后,我刚走出浴室,就隐约听到一阵很细微的喘息声,而且越来越急促。 我感到一阵亢奋,直觉告诉我发生了什么事,于是我蹲下身子,偷偷地从妈妈的门缝往里看,只见妈妈雪白的双腿在床上颤抖着。由于缝隙太小,我再用力一推,发出了 “吱呀 “的声音,吓得我魂飞魄散,幸好没有看到任何动静!我颤抖的双手把门打开了一条缝,大约有一英寸宽。虽然很小,但足以让我清楚地看到卧室里的情景。 只见妈妈已经不穿睡衣,赤裸着身体躺在床上,乳房呜呜作响,圆滚滚的大肚子高高隆起,一只手放在胸前,手指捏着乳头,看起来是那么温柔体贴。那么甜美可口,让我只想趴在妈妈身上咬她的乳房。妈妈的一只手揉搓着自己的乳房,另一只手放在两腿之间。我看到妈妈的中指轻轻地按压,然后像画圈一样旋转。从我站的地方,虽然看不清楚,但我知道妈妈正用中指按着她的阴蒂。难道不是吗? 只听母亲轻轻地 “啊……啊…… “地呻吟着,同时我的手指也在母亲的阴户上搓揉着,这真是色情的一幕。我不忍心看到母亲因为父亲总是晚归和醉酒而寂寞。妈妈是一个没有爱就活不下去的女人,尤其是在她怀孕的时候,这让她感觉很不舒服。 “啊……啊……太……啊……” 妈妈的声音听起来是那么淫荡。经过多次扭动,妈妈转过身来,让她的胯部出现在我的眼前。这是最好的视角。我清楚地看到,一层黑毛覆盖了整个阴部,一直蔓延到鲜红的肉缝周围。这是我第一次看到母亲的裸体。因为看不清楚,我有些失望,但不管怎样,这是我的幸运! 妈妈用中指在阴蒂上不停地搅动着,两个大屁股一颤一颤的,大概是觉得很快乐吧。接着,妈妈胸前的那只手移到了胯下,妈妈把阴户张开,手指同时揉搓着阴蒂和阴唇。 这部分暂时就到这里了。 下集我会继续。 [...]

你的鸡巴肏我真舒服(P4)
你的鸡巴肏我真舒服(P4)

我试图不呻吟,但就是做不到。 当它爬到我身上的时候,我知道你要下来了,但是原谅我,我再也停不下来了,那一刻天塌了。 说真的,那个该死的家伙,他那超大的怪物,我不认为这会造成多大伤害,但是不,它让我觉得在天堂里,每个女人都会凭借那个阴茎从死亡走向狂喜。 她见我这么激动,就摆手:“你先别出来,我帮你!” 她把我的儿子拉了出来,她漂亮的嘴撅起,张开,吮吸了几次,我把它喷了一身。 她同情地笑了笑,道:“我会再继续,但我确定一件事,那就是我爱你,直到死去的那一天!我知道你是这个世界上最慷慨的人。如果我失去了你,那么就没有其他人能做到这一点了,相信我!” 我和汤姆仍然正常工作,我们彼此没有任何关系。 周末依然喝酒,依然定期看性感舞蹈百分之百打情骂俏,他是一个骄傲却真诚温柔的人,生性宽容宽容。 我的妻子变得越来越漂亮,肉肉的,身体紧致,美丽的曲线紧致,似乎满足了她隐秘的欲望,毫不掩饰。 当她赤身裸体晒日光浴时,汤姆和我怀着激动和渴望的心情钦佩她。 不管怎样,我喜欢他,感谢他的大肉槌让我的妻子高兴。 妻子在厨房里问道,打断了我的思绪:————“汤姆周六会来吗?”————“为什么不呢,他去了南美三个星期看望他的母亲,然后就回来了。” “你已经走了这么久了!” 我的妻子咂了咂嘴唇。 我说: [...]